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兴化中学>> 校史校友>> 校友之家>>正文内容

博学淹贯 坎坷以终

一甲子前的兴化中学,硕儒荟萃,名师麇集,群贤毕至,文理兼备。咸沅先生是我一生敬仰的业师。他饮恨而终于十年浩劫“四凶”猖獗淫威恣肆的1968年秋,迩来四十有五载矣!虽然墓木已拱,然而满门桃李,莫不缅怀先师之高风。“不思量,自难忘”。每思为先师讴其品、歌其志、状其行、颂其德而自身惭谫陋,难以擢笔。或勉强握管,辄“欲语泪先流”,“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不能自己,不成篇什。“闻说夜台侵骨冷,可怜无路寄寒衣”。然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我之所以如此痛定思痛,主要是叹惋先师赍志以殁,未能目睹“四凶”披枷带锁,改革开放后云消雾散、政通人和、尧天舜日、廓然清明的和谐环境。普天同庆民欢乐,笙歌一片颂明时。海峡两岸频频往来,分享丰硕成果。其二,先师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未能为振兴中华民族一展长才,可哀、可叹、可惜、可恨。其三,先师精声韵之学,诗、词、曲、赋皆工,然而从反右至浩劫,人人自危,明哲尚不能保身,奚敢舞文弄墨,飞蛾赴烛。除为同窗陈永柏先生《群经探微》撰序为独存之鲁殿灵光外,未能留下传世之作。兹回首前尘,录其往事,实不足以彰先生之德,惟略表仰止之微忱云尔!

咸沅先生生于晚清宣统元年(1909),江苏兴化必存人。父讳鲁卿,字宜徵,家素封,热衷于子女教育求学成名而不遗余力。上世纪30年代,先师负笈金陵,攻读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师从音韵训诂大师黄侃(字季刚)教授、戏曲泰斗吴梅(字瞿安)教授,为两大师得意高足。同时在中大中文系求学者尚有族兄陈永柏先生,土木工程科求学者有从兄陈麟义先生,外语系求学者有原兴化中学教导主任顾联庆先生之长兄顾友庆先生等,《民国续修兴化县志·国内大学、专门毕业生姓氏录》有载。其时,南京为国民政府首都,中央大学集国内一流大师于杏坛,可称千载一时。“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置身中大,如沐春风,得沾化雨,犹鱼得水,学有所成。除潜心于声韵外,雅好书法、篆刻、垂钓,嗜烟、善饮。毕业后为生计所迫,学非所用,不得已辗转于宁波、杭州等地税局工作。后获友人之助,调至常州。解放前夕调扬州税局任科长专管文牍。1950年应邀回兴化中学任语文教员兼班主任,1952年受命去安丰创建兴化第二所中学——安丰中学,一尘不染,幸不辱命,旋返兴中继续任教。我在高中阶段,语文高一系白夫乔先生授课,其余两年均为咸师亲授。我求学时重文轻理,盖因私塾启蒙即读《四书》,国学尚差强人意,而数理则不尽如人意。我爱读文艺作品,在初中就读过明清小说四大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到高中则广泛阅读“五四”以来的名著,特别爱读巴金的著作,《激流三部曲》、《抗战三部曲》、《爱情三部曲》皆通读无遗。其时咸师住陈五房东宅,我常常不问寒暑,不分朝夕,一遇疑窦,必挟书请益,他总是诲人不倦,从无愠色。“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在咸师的教导下,我语文水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次考试有题为:以最简要语言概括《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之梗概。不少同窗写了百余字,我只写了45字。即“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其实,就是诗前小序删去最后“时人伤之,为诗云尔”两句,时间、地点、人物、原因、结果五大要素说得一清二楚,此皆得力于咸师谆谆言之的多背,名篇、名句我都能脱口而出。高三时一次作文,我写了篇小说,把一本作文簿都写光了。咸师对我褒贬兼之,肯定我有一定的写作热情与能力,但中学生习作,只宜写好而短的记叙文或论说文,好高骛远,无补于事。高中毕业时咸师赠《冰心散文集》,并以毛笔题签留言勖勉,我一直带在身边,惜乎文革时抄家为红卫兵洗劫一空,恐为不逞之徒所窃夺。

咸师原配夫人周氏,抗战时因躲日寇飞机被惊悸而亡,育有一子二女。长子咸铎,大军渡江时尚在苏州中学读高三,后被裹挟去台,服务于警界。胞弟咸清与侄一同去台,服务于军界,退役后赴美定居。1955年暑假全专区中学老师集中扬州肃反,因海外关系备受责难,回兴后愤而割颈,血流如注,食管虽断而气管未断。时任教导主任的顾联庆先生当机立断,迅即将其送往外地医院抢救。后食管虽接好,但喉管不能发音,只好到图书馆工作。1957年整风反右时与乔惟良、何信征、鲍维周诸先生一组,因反映必存、宦家灾荒之年有人饿死,被划为右派,自愿回老家必存劳改,接受监督,以赎前愆。文革中常遭批斗,不堪其苦,于1968年中秋之夜在牛棚自缢身亡。“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谢世时龄甫耳顺,“便与先生成永诀”,呜呼痛哉!

“四凶”剪除,拨乱反正,1979年终于平反昭雪,足慰逝者及其亲属。1990年4月,长子咸铎自台归来,衔哀致诚,“远具时羞之奠”,于乃翁坟前呼天抢地,锥心泣血,风木之悲,蓼莪之痛,无甚于此矣。人子之孝聊慰尊人在天之灵。咸师之满园桃李卓有成效名列《市志》者,如曾任上海市农委主任、研究员张燕,西藏地矿局总工、高工吴钦,北京建筑设计院珠海分院总工、高工朱道龄等都缅怀过他,亦足慰矣!继配夫人李德遐先生,建国前受聘于女教育家王善兰先生主持的景范镇中心国民小学任教导主任,为笔者启蒙老师。在咸师昭雪后,遗孀得到妥善照顾,现尚健在,寿登期颐,安享晚年。呜呼!昭阳才俊,一代良师,培桃育李,芳草满园,博学淹贯,坎坷一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其功也伟,其世也哀,品高志洁,沾丐后昆,人生如梦,一抔黄土,魂兮归来,永安梓里。

咸师子一,女三,长金华,偶吴永祥先生;次金石,偶王焕源先生;幼钰,偶李志成先生,为李夫人出,从事教卫,各有专长。咸师夜台有知,亦当含笑矣!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